[舒尔茨和杰克]印第安纳电台黄金搭档离开麦克风的日子

【人物志】舒尔茨和杰克:印第安纳电台黄金搭档离开麦克风的日子

2005年德里克-舒尔茨从印第安纳大学毕业,他比杰克-奎雷小10岁。大学期间他一直在当地的广播电台里寻找机会,上面给他派什么工作他就干什么工作。在那里实习的同时他还可以看高中橄榄球赛,舒尔茨还参加了《超大型午餐》,这是一个午间一小时节目,那也是他第一次登上一个比较大的舞台。

舒尔茨在康涅狄格长大,尼克斯是他最喜欢的球队。小时候他就想要找一份坐在麦克风后面的工作,他很喜欢尼克斯的实况评述员马夫-阿尔伯特(被称作纽约尼克斯之声)。后来他的节目在印第安纳大学学生广播电台播出后,他便以当主持人为新的目标。

杰克-奎雷每天晚上11点会熬夜看WRTV(当时镇上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霍华德-考德威尔、黛安-威利斯和克莱德-李是主持人。六年级的时候他还经常给体育节目主持人打骚扰电话,该电台的体育总监埃德-索伦森给了杰克很大的帮助。12岁有天晚上,杰克给该电台的体育部门打了过去。杰克对索伦森说:“你好,我是杰克,我很想当体育节目主持人。”然而索伦森并没怎么理年幼的杰克,他随便应付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但是杰克再次拨通了电话,他质问索伦森:“如果你去一家饭店吃饭,那家饭店的服务员对你态度很不好,你下次还会再去吗?”索伦森回答说:“我当然不会再去,你为什么这么问?”杰克说:“因为我是你节目的忠实粉丝,刚刚你对我的态度很不好。”索伦森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问了这个小孩的名字并让他和父母一起到电视台来商讨可行办法。

第二天杰克就进入了WRTV的演播室并在那里待了六年,索伦森让杰克跟在他身后并给了他很多工作。杰克仔细读了媒体指南,他很快就认识了办公楼里的每位工作人员。有时候放学后索伦森会叫上杰克去步行者训练的地方,他们一起在城市广场球馆参加拍摄工作。晚间新闻节目结束后他们会边吃饭边检查拍摄内容是否有误。一段时间后,杰克发现索伦森是一位完美主义者。杰克说:“他就像是鲍勃-奈特(著名篮球教练,三次获得NCAA总冠军),索伦森一直在追求很完美的体育节目。”

从印第安纳大学毕业后,杰克在圣路易斯的福克斯体育中西部公司找了一份工作,2001年他又回到了家乡。有天晚上索伦森让杰克来到电视台帮助他收拾办公室,原来是索伦森准备离开电视台了,而他最后一个请求是让杰克成为全职记者。索伦森的东西塞满了车,临别时二人抱在了一起,索伦森说:“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联系我。”杰克回忆说:“19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杰克和舒尔茨第一次见面是即将作为搭档共同主持一档电台节目的三天前,那天舒尔茨穿着卡其裤和纽扣衬衫就来见面了。他们要合作的第一个节目叫《Query and Schultz》,一开始杰克以为这是他的节目。事实并不是这样,双方都承认这种想法让他们都很尴尬。杰克说:“起初我想要按照自己的方式做,很快我发现和搭档一起主持的感觉很不错,我们就像在说相声一样。我发现舒尔茨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很好地扮演了属于他的角色。不过我不清楚有多少成分是真实的,他有一些运动缺陷,甚至他还没有约过会,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们的默契配合。我越来越意识到如果他一个人单飞会做得更好,我比他更需要我们之间的合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二人让这个节目变得广受欢迎。舒尔茨的语言诙谐幽默,杰克更多的是深思后的讽刺。这档节目成为了印第安纳波利斯市民开车出行的必听节目,他们的忠实粉丝有两个外号叫“螺丝扣账单”和“香酥脆皮鸡”。2018年冬天有段时间这档节目的收视率还超过了体育节目《与JV共乘》(曾长期占据午后体育节目收视率榜首)。二人对当地体育独特的理解吸引了很多听众,在合作的8年时间里二人积累了一大批粉丝。直到一月份中旬,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杰克先是被抢劫犯拿枪指向他,再后来他支持的老虎队输掉了冠军联赛,紧接着他被告知他和舒尔茨都被解雇了。杰克回忆说:“那天午夜,我把车停到了加油站里的一个车位上。我刚停好车就发现一个正在放风的歹徒用枪指着我这个方向,那个歹徒手里还有加油站的店员当人质。我当时想的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驶离四个街区后我才报了警。事情过去几天后我的内心仍然无法平静,那几天晚上我得依靠药物才能入睡。更没想到的是这并不是最糟糕的事情,很快我就失业了。”

【人物志】舒尔茨和杰克:印第安纳电台黄金搭档离开麦克风的日子

当天印第安纳波蒂斯市只有7人失业,这对合作8年多的搭档就此解散,他们一起主持了2125期节目。他们所在电视台的母公司进行了大范围裁员,印第安纳波利斯所在的中小型市场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舒尔茨说:“上司告诉我这和收视率、业绩和受欢迎度没有关系,这是上面的决定。”

回到家后舒尔茨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妻子,他们需要一起面对这个难题。舒尔茨的睡眠质量出现了问题,他的内心备受煎熬,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杰克的手机在短时间内收到了很多短信和邮件,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得开启飞行模式才能睡觉。一位粉丝在网上发起了请愿活动,很多人都想让舒尔茨和杰克回来,共有六千人签了名,其中就有印第安纳波利斯500英里大奖赛(汽车运动大赛)冠军得主马里奥-安德列蒂和亚历山大-罗西。一位粉丝在邮件中说:“杰克和舒尔茨的声音就像我的兄弟一样。”

还有一位粉丝的生命因为杰克而得以延续了下去,那天这位粉丝绝望到想结束生命,凌晨3点半他给杰克拨通了电话,二人一直聊了天亮,聊天结束后这位粉丝的心态便好了很多。杰克和舒尔茨不只是两位电台节目主持人那么简单,他们处理了很多事件,二人通过平台帮助了很多人。2017年圣诞节前几天,一家教堂被抢劫,舒尔茨为他们筹集了5500美元。第二天杰克就到加油站去安慰那名被抢劫的员工,遭遇抢劫那天该员工因为想赚钱而拒绝了轮班。杰克在GoFundMe(面对个人的公众集资平台)网站上为这名员工开通了筹款项目,一段时间后该员工收到了8000多美元的支票。那些烦人的短信和邮件并没有维持很长时间,杰克在被解雇后的第二天对舒尔茨说:“这就像举行了一场葬礼一样,那些人对我们说声抱歉之后就各回各家。而我们无法在短时间内释然,心痛的感觉一直在提醒我们现实的残酷。”

几个星期之后事情没有转机,步行者的核心后卫奥拉迪波复出了,舒尔茨已不再对着麦克风说话。舒尔茨说:“从2009年起我就一直在麦克风面前工作,失去了麦克风之后生活变得很艰难。在15年的职业生涯中我一直努力工作,如果这就是我主持生涯的终点我不会心甘情愿地接受现实,况且我相信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失去工作的舒尔茨只能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他不知道前方等待着他的是什么。那天在和儿子玩蹦床时他突然想通了,舒尔茨说:“儿子从蹦床上摔下来后非常开心,我突然觉得这次失败也没什么,一切都会过去的。”杰克则暂时在IndyCar系列的节目里担任轮转播音员,他说:“这座城市的体育行业有很多机会,我们只想继续干喜欢的工作。”

WNDE体育广播台合(二人之前效力的电台)用一档全国性节目代替了二人之前的节目,舒尔茨一点也不喜欢新的节目,毕竟他们曾经付出了8年的节目突然之间就被替换了。甚至二人节目的主要竞争对手约翰-格利瓦也不喜欢新的节目,约翰和杰克以及舒尔茨是朋友。约翰说:“失去两位优秀的同行让我很难过,这会伤害到很多人。”对于杰克来说,这已经是第三次被当地媒体机构解雇了,这次他不再那么痛苦,和舒尔茨搭档让他悟到了很多东西。杰克意识到他不应该成为房间里最大声说话的人,他说:“有段时间我一直觉得虚张声势是一种成功,刚和舒尔茨搭档时我就是这样的表现。后来我发现这种行为是我不成熟和缺乏安全感的表现,虽然我很喜欢讽刺别人,但我更喜欢做一个正直的人。这个节目让我明白了怎么做才能变得更好。”

原文:Zak Keefer

编译:晴天

人物志

原创文章,作者:594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94.net/890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